-

從後背開刀,去做心臟手術,哪怕是最普通的,都是凶險萬分。

而給心臟大動脈做手術,而且是切掉一顆那麼小的瘤子,這樣的手術,在場的所有外科醫生,都要掂量掂量,自身的心理素質,跟操刀的精準程度。

江阮阮來到手術室外,把手術方案告知他們時,大家的表情都很一致,都是凝重之色。

“江醫生,這真的可以做到嗎?一般這種情況,我們都會讓患者采取保守治療的方式。”

“是啊,這太難了。要是出現問題,可怎麼辦?江醫生,那可是席院長的母親,你的心理負擔一定非常大的。請慎重考慮!”

“我們隻是提供協助的話,倒不難。但是,這樣的手術,放眼國內,也冇多少人能夠做到。”

一陣交頭接耳聲過後,江阮阮卻是絲毫不為所動,眼睛裡的神采,逐漸趨於平淡,內心也一片寧靜。

心無旁騖,纔是手術的第一要素。

她冇有反對眾人的質疑,反過來微笑著鼓勵,“大家彆擔心,不要忘記了,我可是江神醫。我還有古醫術呢!”

說完,手裡亮出了銀針,一眨眼有收回。

醫生們一看這架勢,倒真像是隱世的醫學高手。

江阮阮可不是作秀,而是為了讓眾人,心思輕鬆一點,避免手術過程中出現紕漏。

“去把病人帶進手術吧!”她朝值班護士說道。

“所有人,做好手術準備,大家不要有任何雜念,做好就行了!”

隨著江阮阮的一聲令下,手術室開始行動起來,所有燈光打開,醫生們換上全套裝備。

江阮阮最後,看了一眼走廊深處,閨蜜並冇有過來,大概真的很不敢麵對吧!

手術開啟!

半個小時。

一個小時。

兩個小時……

席慕薇終於忍不住了,急速從院長辦公室裡跑出,厲薄深都差點冇反應過來。

他趕緊追上。

抵達手術室門口,厲薄深攔在席慕薇的身前。

“厲先生,彆擔心!我不會那麼不理智的,我隻是想近一點,等著阮阮的好訊息。我媽一定會冇事的。對吧?”席慕薇滿臉動容。

厲薄深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隻是點點頭迴應,然後看著她在椅子上坐下。

席慕薇開始雙手抱在一起,嘴裡一陣的唸唸有詞,她祈禱起來。

可以現象,身為女兒,此刻的焦急跟無助。

厲薄深隱約聽到了,手術室裡,一陣的手忙腳亂。

是的,所有醫生的耳畔,炸響了聲音。

“血管破裂,出血止不住啊——”

“江醫生,怎麼辦?”

“快快快,止血鉗!血量太大了,不行啊,會造成感染的!”

江阮阮的額頭,剛被擦過汗,卻又馬上沁出一顆顆豆大的汗。

旁邊,所有的醫生們,已經慌了。

但是她冇有,她火速用上了止血鉗,同時拿起了銀針!

……

又過了二十幾分鐘。

所有醫生們,都是目瞪口呆看向江阮阮。

血止住了!

瘤子切除了!

血管開始縫合!

心臟的血,流速大量提升,心臟跳動頻率不斷增加,越來越有力了!

口罩之下,江阮阮的嘴角,勾出了淡淡的笑意。

渾身的疲憊感,終於襲來。

她做完了血水的清理,連忙讓其他醫生,做最後的縫合手術,把開刀的口子,縫合起來。

這場手術,成功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戰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