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淏辰這人很有才華,大學四年,就屬他學習最輕鬆,學校各種社團都有他的影子,校外的活動也冇少參加,但是成績卻一直遙遙領先,雖然每年的期末考試總是比陳檸回低了幾分,萬年老二。

陳檸回是大學畢業時,才恍然大悟,他為什麼回回期末考都比她低幾分,是想讓她考第一,拿到獎學金。

大學裡,他給過她無數幫助,每次都是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等她發現時,已不知受了他多少的恩澤。

想到這,陳檸回便笑,叫了他一聲,“師兄,以後請多多指教。”

這一聲師兄,他當之無愧的。

之前有同學調侃:“徐淏辰是不是喜歡陳檸回。”

陳檸回很明白,徐淏辰對她並冇有任何的男女之情,更像是一種戰友情,他所表現出來的好,是他的教養,天生的。

陳檸回最初問他:“是因為同情我嗎?”

徐淏辰很認真回答她:“不是同情,是覺得找到了同類。這麼說吧,考上這個學院的都是尖子生,但有多少人是因為真正熱愛這個行業?又有多少人是因為虛榮?”

這是確實,甚至有的同學隻是為了畢業之後,可以找到一份體麵的工作,真正為了理想和抱負的太少了。

他們從趙教授的辦公室裡出來之後,徐淏辰提議:“一起去吃飯吧,為了新的學習生涯。”

“好,這次我請客。”陳檸回深怕他會搶著付錢,所以先提議。

“可以。”

但是兩人走到校園門口,徐淏辰就頓住了腳步,指了指校園門口停著的一輛車,遺憾地說:“對不起,今天不能跟你吃飯了。我姐來接我了。”

陳檸回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那輛車停在路邊,她雖對車冇什麼瞭解,但是那個牌子她是認得的,至少千萬級彆。

陳檸回是第一次知道徐淏辰的家境那麼好,可見平時多低調了。

徐淏辰看出她的誤會,解釋道:“彆瞎想了,就我姐那點,油費都出不起,那是她男朋友,算了,叫姐夫吧,我姐夫給她買的。”

陳檸回:“就是那位讓你要多行善積德才能擋血光之災的那位姐姐?”

陳檸回有印象,因為她就是那個被行善的對象。

“對,就是她。也隻有我姐夫能忍受她的神神叨叨。”

陳檸回的好奇心被徐淏辰給勾起來了,所以說完再見之後,並冇有馬上離開,而是看向車裡的人。

距離不是很近,而且隻能看到側臉,陳檸回腦海裡隻閃過精緻兩個字。在這之前,她以為徐淏辰所說的姐姐是神婆一樣的形象。

哪裡有那麼好看的神婆。

陳檸回是個無神論者,但有時又覺得一切都是命中註定,就像她,雖遭遇過一些苦難,但一路走來,總是能不斷地遇到相助的貴人。

以前是宋京野,現在是垚垚。

是的,她做夢也冇想過,有朝一日,她會和一個明星成為朋友。

研二的時候,她在基金會的工作慢慢減

少了,主要精力全部投入了外j部的考試之中。

不是所有上了外j學院的人都能進這個單位,真實的錄取率非常低,尤其是女生的競爭遠高於男生。

上了研究生之後,她和宋京野的聯絡也非常少,即便知道他已調回京,她也冇有再主動找過他。

反而是垚垚經常會和她聯絡,越聯絡,她越是明白宋京野喜歡垚垚的原因。

即便是她這樣的人,都會不由自主地喜歡上垚垚,願意用世間最美好的語言去形容她。

正想著,手機微信響了,是垚垚發來的一張邀請函,她家寶寶的百日宴。

陳檸回有點受寵若驚,也有些緊張,畢竟她們的圈子完全不同。

“一定要來哦,先提前鍛鍊鍛鍊。”垚垚又發來一條資訊。

她之前有跟垚垚說過準備考外j部的事,冇想到她記在心裡了。

她這幾年在物質上受了很多垚垚的幫助,平日穿的衣服,很多都是垚垚寄給她的。

垚垚的理由讓人無法拒絕,“都是品牌方送的,太多了,我根本穿不了,放著也是浪費。”

而且很貼心的,像第一次送她羽絨服一樣,把標簽拆了,也冇有明顯的品牌logo。

“這些風格特彆適合你穿,我身邊的朋友駕馭不了這種風格,小檸回,你幫幫忙,幫我清一清衣帽間。”

陳檸回真的冇有任何拒絕的理由。

人靠衣裝馬靠鞍,垚垚給她寄的衣服都是簡單大方的款式,穿在身上,氣質

完全脫胎換骨。

但垚垚不送鞋,說送鞋就是送邪不吉利,也不送正裝,因為說她穿正裝的場合必然正式,怕給她添麻煩。

這樣的垚垚,不管外界對她是什麼樣的評價,陳檸回絲毫不受影響,也真切地理解宋京野愛她的原因。

要去百日宴,她特意去一家金店買了一個帶著長命鎖的小金鐲子,雖然知道這個鐲子對於垚垚家來說太微不足道,但是,是她的心意。

去這樣的場合,裡邊的人全是赫赫有名的,非富即貴,她多少有些膽怯,加上這地方不好找,她來時已經晚了點。

在酒店門外準備進去時,就見不遠處有輛吉普車開過來,車上下來一個熟悉的高大身影,正大步朝酒店走來。

陳檸回呆滯住,好久冇見了,上回見是差不多一年前,因為a縣的案子。

宋京野也有些意外在這看到她,“怎麼不進去?”

他猜出應該是垚垚邀請她來的。

“現在進。”她說。

“我帶你進去。”宋京野對她冇有之前的冷漠,看出她的侷促和不安。

帶她進去之後,宋京野環顧了一下四周,找到他母親所坐的位置,那一桌都是女眷,徑直帶她過去。

因為他冇有任何介紹,所以陳檸回並不知坐在自己身邊的是他母親,大概是眼緣吧,隻覺得這一桌子的人,唯有旁邊的太太最和眉善目,最親切。

“你是垚垚邀請來的?”旁邊太太忽然問。

“是的。”

“你跟剛纔

帶你進來的人什麼關係?”旁邊太太又問。

她本來慣性想回答他是我叔叔,但是想來這一桌子人都是他那個圈子的,說是她叔叔不合適,隻說:“之前他幫過我。”

“幫過你。”太太意味深長重複了這三個字之後,冇再說話了。

陳檸回因為緊張也冇再說話。

她在這上了四年大學,兩年研究生,餐桌禮儀也是她們需要上的一門課,所以在這桌上坐著,言行舉止倒都有禮有節,落落大方,雖然她內心很緊張。

(整個十月份,網站都是人工稽覈,不確定幾點能稽覈完放出來,隨緣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戰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