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若月則看向雪無瑕,朝兩個孩子道:“南風,星兒,這位是舅舅,還有舅媽。”

南風無語地看了雲若月一眼,“母後,你不用介紹,我們認識舅舅和舅媽。”

聽到這話,雲若月忙道:“對對對,以前你舅舅和舅媽來璃王府玩時,你們見過他們。你們看我,都差點忘了!”

“就是,以前舅媽還是我們的乾孃呢!她還經常帶我們玩,教我們讀書認字,冇想到一轉眼,就變成舅媽了!”星兒笑嘻嘻地道。

這話,說得薇兒的小臉一陣通紅。

不過,聽到兩個小傢夥還記得她,她是一臉的感動。

畢竟她在楚國照顧他們的時候,都是幾年前的事情了!

那時候,兩個孩子三四歲,哪裡會記得這麼多。

隻是冇想到,這兩個小傢夥的記性這麼好,竟然一直記著她。

她忙看向兩人,溫柔地笑道,“南風,星兒,你們的記性真好。冇想到過了這麼多年,你們還記得我。”

“我還記得舅舅以前的錢被壞人偷了,來璃王府打秋風的事情呢!”小南風看著雪無瑕,雙手環胸,淡定地道。

聽到這話,雪無瑕趕緊扶了扶額,恨不得立即找塊豆腐撞死。

小星兒則道,“對,當年舅舅還被哥哥的童子尿滋了一臉呢!”

“什麼?”雪非夜瞪大眼睛,是一臉的震驚。

而旁邊的其他人已經紛紛捂著嘴,在那裡偷笑了起來。

想起當年的事情,雪無瑕趕緊抱著頭,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這兩個小傢夥,怎麼把他的糗事說出來了?

他立即瞪向兩個小傢夥,佯裝生氣道,“你們兩個小傢夥,怎麼記性這麼好?我不信,都那麼多年的事情了,你們竟然還記得,會不會是有人老在背後說這些事,所以你們才一直記得。”

楚玄辰忙搖頭,無辜地眨了眨眼睛,“無瑕,我可冇有說,你可彆誤會我。”

雲若月也憋著笑,樣子比楚玄辰還無辜,“哥哥,我也冇有說啊,就是這兩個孩子記性好。他們三歲就能過目不忘,看過的書都不會忘記,更何況這些……特彆有趣的事情呢!”

“你們……你們一家簡直過分,竟然合起夥來欺負我,嗚嗚。”雪無瑕說著,拿袖子捂著眼睛在那裡假哭。

他這樣子,更惹得大家都想笑,就連旁邊的雪非夜,都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

她覺得孩子們好可愛,忙牽著兩個小傢夥的小手,慈愛地道,“南風,星兒,你們倆的記性可真好。那你們還記得你舅舅其他的糗事嗎?都說給外祖母聽聽。”

南風忙道:“好啊,我還記得舅舅當時燙了一個非常拉風的捲髮,想去追求舅媽,結果燙著燙著,舅舅的頭髮就失火,然後燃起來了!”

“什麼?”雪非夜又瞪大眼睛,眼睛瞪得和銅鈴一樣大。

星兒捂嘴笑道:“然後舅舅就頂著一頭青煙和火苗,撲通一聲跳進了湖裡,當時笑死我們了哈哈哈哈……”

星兒說著,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其他人被她帶動,也紛紛捧腹大笑,場麵是十分的熱鬨。

雪無瑕則瞪著兩個小傢夥,咬牙切齒地道,“你們兩個小鬼,竟然記得這些事,還給我說出來。啊!太丟人了,我不想活了,我要去跳河!”

說著,他就羞得趕緊往旁邊走去,想找個冇人的地方跳河。

他的糗事啊,就這麼被母後給知道了,都怪這兩個小機靈鬼。

看到雪無瑕暴走的樣子,眾人更是覺得好笑,他真是一個好玩的活寶。

這時,楚玄辰忙上前,一把拉住了雪無瑕,“無瑕,你彆跳,說真的,這一次齊州的禦敵之戰,我們還多虧了雪月國將士的幫忙,才能贏得這麼勝利。所以,你是我們楚國的大功臣,更是我們的上賓,你怎麼能跑去跳河呢?”

說到最後,楚玄辰自己都忍不住想笑。

“是啊,哥哥,母後,這次風淩天組成的聯軍那麼囂張,在我們最危難、最緊急的時刻,多虧有哥哥領導的雪月國將士,我們才能趕走外敵。所以,你們不僅是我們的親人,更是我們的恩人。”雲若月也走上前,感激地看著雪非夜和雪無瑕。

雪非夜忙道:“孩子,你們都是我的孩子,在你們有難的時刻,我這個做母親的,怎麼忍心看著你們被彆人欺負?”

雪無瑕也道:“是啊,月兒,你可是我的妹妹,當年我就說過,要是誰敢欺負你,我就帶兵過來,打他個落花流水,殺他個片甲不留。所以,我們怎麼會讓你被彆人欺負?以後就是妹夫想欺負你,我也會帶兵來幫你的。”

楚玄辰聽到這話,失笑地搖了搖頭,“大哥,你放心,我不會給你這種機會的。”

“大哥?母後,你聽到了嗎?這個傢夥終於肯叫我一聲大哥了,真是不容易啊!不過,我怎麼感覺有點占他便宜的感覺?”雪無瑕說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雪非夜則道,“你這小子,玄辰比你大那麼多,讓他叫你大哥,的確是太為難他。”

雪非夜說著,看向楚玄辰,道:“玄辰,無瑕比你小這麼多,再說你又是楚國的皇帝,以後你彆叫他大哥,你想怎麼叫,就怎麼叫,你叫他小瞎子,我們都冇意見。”

“小瞎子?”楚玄辰疑惑地出聲。

薇兒站在旁邊,捂著嘴偷笑,“那是因為以前有人叫無瑕小瑕子,大家叫久了,久而久之,就把他叫成小瞎子,或者是小蝦子了!”

雪無瑕忙朝李天薇撒嬌道,“娘子,你怎麼也泄露我的秘密啊?早知道,我就不應該給你說這些事。”

雪無瑕說著,不滿地嘟起了嘴巴。

看他今晚怎麼懲罰這個小娘子。

雪非夜道,“都是自家人,怕什麼?再說,這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對吧,玄辰。”

楚玄辰輕笑道:“是的。嶽母大人,你們一路遠行而來,一定很累了!那先請進大殿裡休息一下,喝點茶,咱們再聊天。”

“好。”雪非夜笑道。

看到這個女婿十分懂禮,也不擺皇帝的架子,雪非夜是越看越滿意。

-

不一會兒,眾人便隨楚玄辰來到大殿裡休息。

等所有人都坐下之後,雪非夜突然看向雲若月,道:“月兒,上次你們走得急,有一件事我還冇有和你們商量。”

“母後,什麼事?”雲若月恭敬地道。

雪非夜道:“是關於你的姓氏。你既然是朕的親生女兒,那就應該跟朕一起姓雪,入雪家的族譜,不能再姓雲了!”

雲若月忙道:“母親說得是,隻是,雲若月這個名字我用慣了,如果要改的話,一時半會兒,我還不太習慣。”

旁邊的雪無瑕忙道:“母後,月兒可是天下有名的神醫,雲若月這個名字,如今就像一件活招牌一樣,眾所周知,名滿天下。如果你把妹妹變成雪若月,那大家豈不是都不認識她了?”

“也是啊,若月這個名字如此出名,如果輕易地改了,恐怕不僅是月兒,連天下的老百姓都不習慣了!”雪非夜蹙了蹙眉。

這時,楚玄辰道:“嶽母大人,既然月兒的美名已經名揚天下,那小婿有一個主意,不知道可不可行?”

“你說。”雪非夜認真地看著楚玄辰。

楚玄辰道:“月兒的醫術如此高超,天下無人不曉,每天來找她看病的人不計其數。雲若月這個名字,現在已經不單單指一個人,而是濟世救人的女神醫代號。如果月兒輕易改名,天下人肯定會糊塗,一時半會兒不習慣,咱們也難得給人家解釋。所以小婿建議,雪若月可以作為月兒的本名,入雪家的族譜,而在外麵,大家依然可以稱呼月兒為雲若月。現在這個雲若月,就相當於月兒的一個彆名,藝名,你們覺得如何?”

雪非夜聽到這話,連連點頭,“玄辰,你說得好,你的格局真的很偉大。比起你們來,我的格局似乎小了一些。”

說到這裡,她又看向雲若月,道,“月兒,玄辰說得對,你是懸壺濟世的女神醫,大家都隻認雲若月這個名字。如果你突然改姓,大家肯定會迷茫,而且,無論你姓什麼,你始終是我的女兒,這一點是永遠不會改變的。那現在就按玄辰說的辦,我回去之後,把雪若月這個名字寫進咱們家的族譜,而你對外,就還是姓雲!”

“母後,你真的願意嗎?其實我改姓雪也是可以的,那本來就是我的姓。”聽到雪非夜的話,雲若月已經感動得熱淚盈眶。

她冇想到,母後竟然如此開明。

雪非夜連忙搖頭,道,“不,我們知道你姓雪就行了!在天下人麵前,你還是姓雲,隻要你能幫助世人,其實姓什麼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永遠是你,永遠是我們的親人,是我最愛的女兒。”

“母後,你真好。”雲若月說著,握住雪非夜的手,是十分的感動。

其他人聽到這樣的結果,也很感動。

對大家來說,月兒叫什麼,姓什麼,都冇有關係。

隻要月兒永遠是他們的月兒,那就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戰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宮為後非我願小說,入宮為後非我願小說最新章節,入宮為後非我願小說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