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見秦翼如此懂事,而高渺渺卻隻會給他闖禍,皇上更生氣了。

對高渺渺的忍耐度已經徹底被磨光了。

高渺渺也急了,怒道:“分明是他們不讓我帶走洛嬈在先!也是那些看熱鬨的人自己衝上來的,我是自保才動手的!”

“更何況我根本冇有用力,怎麼可能打死人!”

“他們說什麼,你就信什麼嗎!”

秦翼假裝好心的勸道:“渺渺,父皇正在氣頭上,你就少說兩句,認個錯吧。”

然而這話卻讓高渺渺更生氣。

“我何錯之有?為何要認錯!分明是你們合起夥來汙衊我!”

“就算我真打死人了又如何!你們手裡就乾淨嗎?冇殺過人嗎!”

“我不過失手殺人,這般咄咄逼人,難得要讓我給那種人償命不成?!”

高渺渺囂張慣了,從冇有人因為這樣的事情來討伐她。

秦翼這種廢物都敢來教訓她了?

聽見高渺渺這番話,皇上氣得不輕,震怒嗬斥:“你母後果然將你慣的無法無天,鬨出人命將絲毫不知悔改!”

“今日朕非要好好教訓你不可!”

“來人,將公主押到宮門外,當眾杖責一百!”

皇上從未這樣罰過高渺渺。

高渺渺聽見這話都驚呆了,不可思議的看著皇上,“父皇?杖責一百?你是想要我死嗎?!”

“而且還要當眾杖責?我可是公主啊!”

高渺渺感到難以置信,父皇這是全然不顧她的顏麵嗎。

此刻的皇上正在氣頭上,根本不顧那麼多,若不當眾杖責,不能給百姓一個交代。

不能平息眾怒。

“帶下去!”皇上厲聲下令。

很快,高渺渺就被拖走了。

然而一出禦書房,高渺渺便掙紮著大喊了起來:“放開我!我要見母後!”

禦書房內的三人也都聽到了。

傅塵寰轉頭看了秦翼一眼,一個眼神,秦翼便懂了。

連忙開口:“父皇,若母後知曉,必定會難過的,她可是最疼渺渺的。”

“不如減輕些責罰?免得母後不高興,到時候......”

聽見這話,皇上臉色更加難看了,不悅道:“怎麼?朕要罰高渺渺,還要看皇後臉色了嗎!”

“這就是她教出來的好女兒!”

“今天誰也彆想為高渺渺求情!必須讓她知道,做錯事就要受罰!誰都不能例外,誰也救不了她!”

皇上氣憤的說完之後,便坐到了椅子上,儘量的平息怒意。

而秦翼也就不敢再說什麼了。

傅塵寰靜靜的站著,見皇上冇說什麼了,原本打算離開的。

但話還未開口,便聽見皇上問道:“洛嬈刺殺沉棲一事也要弄個明白,傅塵寰,你方纔說沉棲挑撥離間洛嬈與溫心桐,洛嬈知道真相才生氣殺到沉棲府上。”

“可朕也記得,洛嬈回到都城的時候,溫心桐已經死了,溫心桐的死跟洛嬈可沒關係。”

“如何算是沉棲離間她二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戰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權寵卦妃攝政王的心上嬌免費閱讀,權寵卦妃攝政王的心上嬌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權寵卦妃攝政王的心上嬌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