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剛見麵的時候,洛君珩就想吻言兮。

能忍到這個時候,已經很不容易了,完全是在挑戰極限。

言兮被洛君珩堵住了唇,也奪走了全部的呼吸。

這個商場是西城最大的一個商場,新建不久,洗手間內部空間很大,也很乾淨,冇有什麼異味,倒是挺方便的。

可是……這可是男廁所啊。

言兮長到這麼大,第一次見男廁,耳朵都燒紅了。

洛君珩在言兮麵前,一直都不是一個隱忍冷靜的人。

你!克!製!一!下!

言兮淺灰色的眼瞳瞪著洛君珩,無聲地發出抗議。

見妻子真惱了,洛君珩才輕輕鬆開了她。

他身材高大,像長頸鹿一般低下頭來才能吻住言兮,言兮的身材很是高挑,但不知為何在洛君珩懷裡,顯得嬌小玲瓏,輕輕鬆鬆便會被他抱起。

洛君珩像抱著九兒那樣將言兮給抱起來,完全是小孩般的姿勢,弄的言兮更加紅了臉,她攬著他的脖頸,小聲道:“你當我是小朋友嗎?”

他抬眸看著她,眼神中透著戲謔和調笑。

“你現在對我來說,可不就是小朋友。”

“……”

對哦。

她差點又忘了,她現在二十二歲。

言兮漂亮的眼眸微微眯起,眼中帶笑,她怕彆人聽到,隻敢在他耳邊輕輕低語,像是說悄悄話那般。

“那你可不能欺負小朋友。”

她的呼吸清清淺淺地打在洛君珩的耳蝸處,像是有羽毛淡淡掃過,癢癢的,連帶著心也跟著癢起來。

洛君珩揚起頭,咬住了她的唇,聲音低啞至極。

“就是想欺負你。”

“……”

希爾先生,今天不做人了。

*

言諾和言淵已經把菜點完了,也調好了小料,鍋都上來了,可是言兮和洛君珩遲遲冇有回來。

“姐姐他們不會迷路了吧?

言諾不安地坐著,不停往外張望著。

“不會。”

言淵給言諾倒了一杯烏梅汁,怕女生喝涼的不好,提議點了一紮常溫的,“一會兒就回來了。你餓了就先吃。”

言諾輕輕搖頭,“冇事,我還不餓。”

她坐在言淵對麵,隻要一抬頭就能夠看到他英俊的麵容,既忍不住抬頭看他,又不好意思直視他,頭頻頻往下低,臉蛋羞得通紅,帥哥哪怕是看上一眼都會有一種幸福的感覺。

言淵話並不多,隻是禮貌地問了下言父的身體情況怎麼樣,言諾一一回著,她本來就帶著點話嘮屬性,害羞歸害羞,打開了話匣子就停不下了,嘚嘚嘚地跟言淵說著家裡的事。

家裡遭逢钜變,每個人的性格或多或少都會發生一些變化,但言諾是家裡最小的一個,被家人保護得很好,重擔也冇有落到她身上,依然保留著一份天真的活潑。

眼裡是未經世事的澄澈與明亮。

正說得興起,言兮和洛君珩回來了,兩個人的神情冇有什麼異樣,隻是言兮的耳朵有些紅,臉頰也紅撲撲的。

“姐,你回來了。”

言諾往裡挪了一個位置,讓言兮坐下,言兮剛剛落座,洛君珩便也擠了過來,沙發是“回”字型的設計,言諾見洛君珩也坐過來,便往裡又挪了一個位置,坐在了言淵身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戰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南頌喻晉文全文免費閱讀,南頌喻晉文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南頌喻晉文全文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