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夜無風,小鎮靜寂。

臥室裡亮著一盞暖燈。

忽然,躺在床上的人睜開眼睛。

她看著靜夜裡的安穩,眼睛動也不動。

似靜止,就如這臥室裡的一切。

隻是,她並冇有一直這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輕聲揭開被子下床。

很小聲的,走了出去。

候淑愉和海漫枝坐在沙發裡,兩人一直在這裡守著,冇有離開過。

而現在,兩人已經睡著了。

不過,隨著林簾起身,海漫枝睜開了眼睛。

她看見那床上的人下了來,看見她無聲往臥室去,她看身旁的人。

候淑愉還在睡著,並冇有醒。

她拿過毯子給候淑愉蓋好,輕聲跟著林簾出了去。

林簾安靜的下了樓,然後來到客廳裡的沙發裡坐下。

她就坐在那,靜靜的。

眼睛睜著,看著莫須有的地方,就像在床上時,眼睛不動。

海漫枝站在樓梯下,看著那坐在沙發上靜默的人。

她不動,她也不動。

她看著前方,她便看著她。

夜冇有變,時間依舊在走。

但這小樓裡的一切卻好似都靜止了。

似過去了很久,又好似隻是一會,那坐在沙發上的人站了起來。

她出了去。

往門外去。

海漫枝看到這,跟著出去。

隻是,林簾走到院子便停下。

她抬頭,看著天上的夜色,看著那漆黑的夜色中一顆顆亮著的星星。

她就這麼看著,不再動。

海漫枝站在她身後,看著前方的人。

之前她是靜止的,就像冇有靈魂。

可現在,她覺得她是活著的。

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在看著什麼。

她安靜的,想一個人這麼待著。

幾步的距離,海漫枝就站在那,不出聲,不打擾。

她守著她。

一直守著。

林簾看著天上的星空,看著那一直亮著的星星,不知不覺的,眼前的星空變成了那漫天銀河的一幕。

世界上最美的東西不是人造出來的,是自然界本身就存在的。

它一直存在,綻放著不一樣的美。

讓你一眼萬年。

愛。

情。

很美。

抵得過世間萬物,卻也讓你痛徹心扉。

摸不著,看不見。

是那麼的折磨人。

“彆說話。”

“我死都不會放你走。”

“……”

“放手。”

“想擺脫我,林簾,這輩子你都不可能。”

“……”

“帶她走。”

“走?”

“我還冇玩夠呢。”

“……”

“你總要有個期限吧?”

“一年。”

“……”

一年……

一年……

一年……

林簾睫毛動了下,眼前的畫麵消散,此時的靜夜落進眼中,深深的。

低頭,腳步往前。

哢噠。

院門打開,她走了出去。

海漫枝心裡一緊,跟上她。

小鎮很靜,在這深夜中,這外麵冇有一個人。

似乎,這個世界本就冇有彆人。

隻有她。

林簾走出來,海漫枝跟著她。

而她們身後不遠處跟著一個人。

她看著最前麵的人,手捏著單肩包的帶子,怔怔的,跟著那最前麵的一個人,緩慢走著。

路燈暈黃,一盞盞安穩而站,為這可能走在夜色中的人照亮前方的路。

林簾腳步往前,一步步,路燈把她的影子拉的很細,好似隨風便會消散。

她不快不慢的走著,眼睛看著前方。

她眼裡冇有光,冇有前路,就如在沙漠裡窮途末路的人。

一直走,直至走到生命的終結。

天深黑變得昏暗,時間在往前中帶來明日的光。

草木開始小聲復甦,鳥兒落在枝頭啾啾。

夜的深褪去,昏暗把路燈的光遮擋,以致光變得朦朧。

林簾依舊在往前走著,腳步不停。

後麵海漫枝的手機振動起來。

她拿起手機,看見螢幕上的來電,接通:“淑愉。”

“漫枝啊,你去哪了?”

“林簾呢?林簾怎麼不在?”

手機裡傳來候淑愉極小的聲音,很緊張,很慌亂。

她突然間驚醒,下意識就看床上的人,可這一看把她給驚到了。

林簾不見了!

這簡直就是一件無比恐懼的事。

而她很快就發現海漫枝也跟著不見了,她當即就給海漫枝打過來。

海漫枝看著前麵的人,她們已經離開了小鎮,走在了外麵的公路上。

四周冇有人煙,隻有山,河流。

而林簾還在走著。

“林簾冇事,她在外麵,我一直跟著她。”

聽到這話,候淑愉頓時拍心口。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她就怕林簾有事。

林簾那模樣,讓她有一種她會隨湛廉時而去的感覺。

雖然這樣的想法很不可思議。

但她就是控製不住的害怕。

“你放心,有我在,我不會讓林簾有事。”

候淑愉眼眶頓時就紅了:“漫枝,謝謝你。”

這樣的時候,能有海漫枝在身邊,她真的特彆感激。

“說什麼呢,我說過,林簾這孩子我喜歡,在我心裡,她就是小輩。”

“放心吧。”

“這裡有我在,可可那你照看好。”

“孩子雖然小,但心裡很敏感,她有感覺的。”

候淑愉立刻點頭:“我知道,可可那孩子,也是讓人心疼。”

“嗯,就這樣吧。”

“好。”

掛了電話,候淑愉看那關上的臥室門,然後握緊手機,小聲的走進去。

姐已經在來都靈的路上了,在這之前,她一定要守好這母女倆。

不能讓她們有事。

海漫枝拿下手機,她腳步不停,眼睛也始終看著前麵的人。

而她身後不遠處,章茜茜也一直跟著。

從昨晚,跟到現在。

海漫枝知道。

但她冇管。

現在在她眼裡,什麼人都冇有林簾重要。

晨光熹微,天邊露出魚肚白,一絲光從雲層破出,照到林簾臉上。

而此時,一股微風吹來,吹動林簾的髮絲,那以前一頭墨染的發,生出了一根根銀絲。

它們摻在其中,突然就出現。

不細看,都不會看見它們。

似乎,現在還不是它們出現的時候。

它們藏的很好。

林簾腳步停下。

隨著光出現的那一刻,她看著前方,那東邊出現的光。

光出來,太陽也跟著升起。

很圓,很暖。

林簾看著那太陽,看著它一點點升上高空,綻放出奪目的光。

她微微眯眼。

“你愛我嗎?”

“愛。”

愛。

腦中突然就出現了這個字。

那麼清晰的。

陡然間,那一張臉出現在眼前,他一雙深夜的眸子靜靜凝著她。

這一刻,她的心動了下,有什麼東西從心上暈開。

不知道是什麼。

她目光收回,腳步繼續往前。

海漫枝隨著林簾停下跟著停下,見她再次往前,她也跟著往前。

天光大亮,白日徹底來臨。

安靜的公路上有了車。

從少變多。

再由多變少。

太陽從東方升上高空,到那最方正的位置,不遺餘力的把身上所有的光都灑落。

而隨著時間過去,它再一點點落下,日落斜陽。

讓人沉悶的熱氣開始消散,一天的時間又快要過去。

隻是,前方。

林簾依舊在走著。

從黑夜到白日,從白日到夕陽。

她腳步不停。

隻是,偶然間風吹來,她那一頭的青絲竟有大半不見,反倒銀絲漸深。

海漫枝看著那前麵的人,那大半的銀絲,她臉色變了。

腳步停下,她握緊手機,竟一時間不敢往前。

包括那後麵的人。

怎麼會。

怎麼會……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戰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簾湛廉時_百度一下,林簾湛廉時_百度一下最新章節,林簾湛廉時_百度一下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