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音剛落——

不遠處,聽到秦亦言的這句話,有人的叉子掉到了盤子上,發出了不和諧的聲音。

但卻被刻意的忽略掉了。

柳心愛微垂著臉龐,抿起了唇角。

旁人以為她是在害羞。

可實際上……

她是覺得無趣。

也不想一次又一次地配合秦亦言,演夫妻情深的戲碼了。

但她不配合,秦亦言卻有辦法讓她改變主意。

隻見秦亦言切了塊牛排,送到了柳心愛的唇邊。

柳心愛無奈,卻不得不抬起頭。

猶豫了下,還是機械地咬住了牛肉。

味如嚼蠟!

就這種吃法,柳心愛回去就得胃疼。

而更讓她無望的是,秦亦言還在切牛排……

她不想再像動物一樣被投餵了。

就湊到秦亦言的耳邊,低聲道:“差不多就行了,你又不是今天的主角,就不能低調一點嗎?”

不知道是不是壓低音調的原因,秦亦言竟從柳心愛的聲音裡……

聽出了服軟的味道。

因為不確定,他看著柳心愛的眼睛。

卻從裡麵看到了疲憊。

那一瞬,秦亦言改變了主意。

還學著柳心愛的樣子,用同樣低的音調道:“好,就先放過你,回去再說。”

在不知情者看來,他們的互動頗為有愛。

也是羨煞旁人。

可柳心愛卻泛出隱隱憂慮。

回去再說……

他打算乾什麼?

可不管他如何打算,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在秦亦言的腦子裡,肯定冇琢磨什麼好事!

柳心愛輕輕歎氣,有點精疲力儘。

吃飯之餘,有賓客見花朵漂亮,就走過去欣賞。

江寶寶也叫來柳心愛,打算同她和蔡小糖拍合影。

拍照的工作,交給了蔡小糖。

隻見她高舉手臂,不斷調整角度,努力將三個人都拍得美美的。

哢嚓一聲——

照片拍好,蔡小糖先欣賞了一下。

順便看看哪裡需要修圖。

然後隻看了一眼——

“這也拍的太好看了吧!”

蔡小糖故作誇張的捂住了嘴。

讓江寶寶無奈的笑道:“冇你這麼誇自己的。”

“我是認真的,你們看這光影,這構圖,還有這模特,完美啊!”

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蔡小糖舉起手機和大家一起看。

照片拍的很好。

也確實和蔡小糖說的一樣,當真有種雜誌封麵的感覺。

隻是將照片放大看的話……

能看見柳心愛的眼神是虛空的。

哪怕嘴角笑容完美,也擋不住她的倦意。

那不是身處幸福中的人,會有的樣子!

江寶寶向秦亦言的方向瞥了眼,這才和柳心愛閒聊了起來:“心愛姐,你和秦亦言,感情好像……進展的很順利?”

柳心愛口不應心地應了一聲:“嗯,還不錯。”

江寶寶看出她的勉強,卻也不好多說,隻能輕聲道:“那就好,畢竟你是個慢熱的人,投入進一段感情需要時間……”

柳心愛很想苦笑。

哪裡是需要一段時間。

碰到秦亦言這樣的人,恐怕餘生都冇辦法再將感情交托出去了!

柳心愛內心苦澀。

卻不想讓自己的狀態影響到江寶寶,便笑道:“其實我對婚姻生活的要求並不高,兩個人步調一致,相處和諧就足矣。”

蔡小糖覺得柳心愛的看法有點悲觀。

她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麼,可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婚姻不應該是這樣的啊!

可是心愛姐……

想到當初的事,她心裡有些難受。

氣氛突然陷入的沉默。

幾個人的情緒如同暗流般湧動。

柳心愛看出了江寶寶和蔡小糖在想些什麼,急忙笑了笑,又不急不緩地道:“每對夫妻相處的模式都不一樣,你看,你們兩位的婚姻也不儘相同。”

“那心愛姐,你現在……是什麼模式呢?”

江寶寶還是有些不放心。

柳心愛聞言一愣。

“相……”

柳心愛本想說相安無事。

但身後卻率先傳來了一陣聲音:“自然是相親相愛。”

秦亦言信步走過來,並攬住柳心愛的腰肢,笑著問道:“親愛的,我總結的對嗎?”

柳心愛心中無奈,她根本冇有否定的機會,隻能僵硬的點了點頭。

秦亦言加深笑意:“就知道我們心有靈犀。”

話音落下,秦亦言又客氣而禮貌地對江寶寶和蔡小糖道:“我們該走了,今天,多謝款待,祝福你們百年好合。”

“你客氣了。”

江寶寶和蔡小糖親自將人送到門口,再目送著兩個人坐上車子離開。

然後……

二人對視了一眼。

蔡小糖率先開口說道:“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勁兒?”

這兩個人,說他們感情好吧,卻說不出哪裡有種疏離感。

要說不好,秦亦言的表現又無懈可擊。

兩種矛盾的觀點彼此交織,蔡小糖就有些糊塗了。

其實江寶寶也心中存疑,隻說:“再觀察觀察吧,希望是我們想多了。”

江寶寶說完,提著裙襬準備往回走。

但一轉身,她就看到了江成昊。

冇了顧忌的江成昊,終於能癡癡地看向柳心愛離開的方向。

隻是他那眼神,讓江寶寶十分心疼。

不捨地收回視線,江成昊看向江寶寶。

他扯動嘴角,做出笑的表情,並說:“我冇事,總會適應的。”

是啊,總會適應的。

但這個過程有多難,唯有江成昊自己知道。

……

車子裡——

秦亦言今天親自開車來的。

開車的時候,他冇有說話。

柳心愛自然樂得安生。

但……

柳心愛看著車窗外不斷後退的景色,蹙眉道:“這不是回家的方向。”

“嗯,去醫院。”

醫院?!

柳心愛不解地看向身側的男人。

秦亦言握著方向盤,語氣平淡地說:“我今天有時間,和你一起去看看你父親,太久冇有夫妻一起露麵,你父親怕是會擔心。”

這一點……

是柳心愛冇考慮到的。

她醉心於科研,反而對人情方麵照顧的比較少。

甚至不如秦亦言。

不過到了醫院,柳心愛倒是記得要去花店裡買一束花。

她有印象,醫院的側門外就有家花店。

側門……

柳心愛還在分辨方向。

卻發現秦亦言已經手捧著一束鮮花走了過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戰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寶寶厲北爵免費閱讀無彈窗,江寶寶厲北爵免費閱讀無彈窗最新章節,江寶寶厲北爵免費閱讀無彈窗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