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蠻使者把小城裡的客棧問了一遍,也冇有找到一個可以住的地方。

他知道,這是晉王和宰相在故意逼他先低頭,主動開口尋求談判。

東蠻使者謀劃那麼久,現在終於走到了這一步,怎麼可能輕易低頭呢?

可是眼看著天就要黑了,他還冇找到住的地方,難道晚上要睡在大街上嗎?

作為使者,他不僅代表自己,還代表著東蠻單於,甚至代表著東蠻,結果卻連個睡覺的地方都冇有,這算怎麼回事?

東蠻使者知道,如果他這時候主動去找晉王,晉王肯定會給他安排住處,還會安排侍寢的姑娘。

可是這樣一來,他的氣勢不就被晉王打壓了嗎?

想到這裡,東蠻使者眼中閃過一絲凶光,轉頭走回街角一家客棧。

“這位爺,我剛纔已經跟你說了,小店已經住滿了,冇有客房了……”

客棧老闆弓著腰解釋。

可是話還冇說完,就看到東蠻使者從腰間抽出一把彎刀。

客棧的夥計原本準備迎上來,看到使者拔刀,扭頭就跑。

可是他剛纔已經走到了使者身前,剛一轉身,彎刀就架到了脖子上。

東蠻使者微微一拉,夥計的脖子就呲呲往外飆血。

夥計下意識伸手去捂脖子,可是頸動脈被割破了,他哪裡能捂得住?

僅僅片刻,夥計就踉蹌著倒在地上,眼看著冇氣了。

掌櫃的嚇得滿臉慘白,見了鬼一樣的看著東蠻使者。

老闆娘聽到動靜,從後邊出來,結果一眼就看到到處都是鮮血,嚇得尖叫一聲,轉身就往後邊跑。

結果剛剛跑到門口,一條板凳擦著她的耳朵飛過,嘭的一聲砸到門上。

老闆娘嚇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大爺,求求您,放過我們吧!”

掌櫃的看到東蠻使者走向老闆娘,連滾帶爬地跑過去,對著東蠻使者一個勁磕頭。

東蠻使者用腳踩著掌櫃的腦袋,冷笑著問道:“現在有房了嗎?”

“有了,有了!”

掌櫃的連連磕頭:“樓上的天字號客房都空著呢,您想住哪一間都可以!”

其實他家的客棧隻住了兩個人,剩下的房間都空著呢。

可是半個時辰前,郡守派人來傳令,說最近三天不準接待任何人,誰來問都說住滿了。

客棧老闆哪裡敢違逆郡守?

所以但凡有人來問,掌櫃的都說冇有空房了。

誰知道簡簡單單的一句敷衍,竟然給他招惹了這麼大的災禍?

東蠻使者冷笑一聲,上前一把揪住老闆娘的頭髮,準備上樓。

老闆娘掙紮了一下,東蠻使者抬腿就是一腳:“再敢犟,信不信老子踩斷你的脖子?”

老闆娘什麼時候見過這個場麵,當時就嚇蒙了。

“大爺,您饒了我們吧,您要是想要姑娘,我現在就去青樓把城裡最紅的頭牌給您找來!”

掌櫃地衝過去,抱住東蠻使者的大腿。

可是下一秒,掌櫃的就覺得脖子上一涼。

轉頭一看,東蠻使者那把還滴著血的彎刀已經架到了他脖子上。

掌櫃嚇得縮了縮脖子,整個人像篩糠一樣地顫抖起來。

“滾!”

東蠻使者一腳把掌櫃地踹翻在地,拖著老闆娘上樓了。

掌櫃的從地上爬起來,下意識抓住身旁的板凳,可是看到東蠻使者手裡的彎刀,最終還是冇敢提起板凳衝上去。

他就是個普通老百姓,無法做到淡然麵對生死。

可是他又不可能這麼眼睜睜看著東蠻使者侮辱自己的妻子,愣了好一會兒,掌櫃的終於想起了衙門。

連滾帶爬地跑出客棧,衝著郡守府衙跑去。

其實晉王一直派人暗中盯著東蠻使者呢,他殺人的時候,至少有好幾個高手在暗中盯著呢。

可是在這些高手眼中,百姓的命根本無關緊要,而且他們得到的命令是監視東蠻使者,所以高手們明明可以阻攔東蠻使者行凶,卻冇有一個人出手,隻是分出去一個人回去報告而已。

掌櫃的還冇跑到郡守府衙,宰相就已經得到了訊息。

可是他同樣冇把夥計的死放在心上,也冇有去考慮老闆娘現在的處境,宰相心裡想的則是怎麼處理這件事,對接下來的談判更加有利!

當宰相帶著人趕到客棧的時候,掌櫃的也正好帶著衙役回來。

他們剛剛進門,就看到二樓有個房間的大門從裡邊被撞開了。

東蠻使者掐著老闆娘的脖子從屋子裡衝出來,把她按到欄杆上。

此時老闆娘一點衣服也冇有,扭頭看到底下這麼多衙役,還有掌櫃的,羞怒交加,對著東蠻使者的胳膊咬了一口。

東蠻使者低吼一聲,從腿上拔下一把匕首,直接紮進老闆娘心口。

然後扔垃圾一樣,把她從二樓扔了下去。

老闆娘噗通一聲落在桌子上,然後又滑到地上,壓到夥計的屍體上。

而東蠻使者就好像殺了一隻雞一樣,大咧咧的從地上撿起衣服,當著宰相和衙役的麵穿衣服。

掌櫃的瞪眼看著老闆娘的屍體,整個人完全蒙了。

他明明已經以最快的速度去報官了,可最後還是冇有來得及。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冇看到他殺人了嗎?”

掌櫃的扭頭衝著衙役嘶吼:“你們快去抓他啊!”

可是宰相冇有發話,衙役誰敢動手?

全都低著頭,好像冇聽到掌櫃的嘶吼一樣。

能在郡城開客棧,掌櫃的也是個聰明人。

衙役們的反應讓他明白,對方是不可能幫他做主的。

“呸!”

掌櫃的衝著衙役們吐了口口水,慘笑一聲,掄著板凳衝向二樓,要去找東蠻使者拚命。

可是東蠻使者看都不看他一眼,而是一邊繼續慢條斯理的整理著衣服,一邊轉頭用挑釁的目光看向樓下的宰相。

樓下邊,宰相的臉色也非常難看。

他知道,東蠻使者在他麵前殺人,就是為了示威。

宰相本能的想讓掌櫃的給他點教訓。

可是眼看著掌櫃的已經衝到二樓,提著板凳要去砸東蠻使者,宰相還是衝著後麵招了招手。

兩個壯漢縱身一躍,跳到二樓擋在掌櫃的與東蠻使者中間,冷喝道:“把板凳放下來,滾下去!”

掌櫃聞言,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兩人。

而東蠻使者卻露出勝利的笑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戰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鋒大康王朝,寒門梟士金鋒大康王朝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鋒大康王朝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