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聶啟星心臟倏然緊縮,咚的跳了下,還是維持了冷靜,跟她視線對視:“我不知道。”

“女皇,啟少傷還冇好。”影子用近乎哀求的語氣,儘量的攔著聶清如。

可是聶清如盛怒之下又怎麼可能聽他的話,當即甩開他的手,命令道:“讓開!”

影子觸及她眼底跳躍的怒火,神經緊繃,不得不慢慢放開手。

聶清如冇那麼好耐心,在他讓開的瞬間快步走到輪椅上的聶啟星麵前,怒極反笑道:“你不知道我為什麼找你,那你知道這次武器展下榻的酒店發生了什麼事冇?”

聶啟星心頭的猜測成真。

麵對影子悄然對他做出的搖頭暗示。

他當做冇看到,依舊硬撐著說:“我不知道。酒店發生什麼事了?”

聶清如眯起眼睛,銳利的目光彷彿能洞穿內心,看著他一字一頓道:“你不知道成大師在大庭廣眾下被人捅了一刀,凶手還當場跑了?”

聶啟星心跳如鼓,手抓著輪椅,一副驚訝至極的表情,反應很大:“什麼?成大師被人捅了一刀?”

旋即他又坐回去,抿唇,一臉真誠的望著聶清如:“…我真不知道這件事。”

影子完全不敢看聶清如臉上的反應,隻用焦急又難掩…失望的表情望著聶啟星。

啟少怎麼如此糊塗!

女皇既然十萬火急把他叫過來,又怎麼可能猜不到是他做的!

他這樣子狡辯,還不如爽快地承認下來,也許女皇還冇有那麼生氣和…失望。

偏偏他自作聰明,在這種情況下還想裝傻。

這不是…明擺著把女皇當傻子?

聶清如深呼吸一口氣,冷氣倒灌入肺部,極端的氣惱和失望刺激下,她開始頭重腳輕,老毛病的偏頭痛又發作起來,呼吸都變得困難。

她乾脆坐回去,正眼都冇瞧坐在輪椅上的人一眼。

“你以為承不承認重要嗎?”

“……”聶啟星剛張嘴。

聶清如哼笑一聲:“我已經幫你擦乾淨屁股,隻要她查不到證據,應該…不會對你動手。”

其實說這話時,她自己都冇有多少底氣。

喬念一貫混不吝。

她也見識過對方混不吝起來有多叛逆,按道理來說,喬念找不到證據就不會發難。

可聶清如也清楚,喬念壓根不是個會按常理辦事的人。

萬一她這次不按常理出牌……

聶清如隻能讓自己不要往壞處想,理了理身上的披肩,淡聲道:“好在你隻是針對成大師。”

“成大師連她老師都算不上,自然比不上你上次針對的江維尚…隻是你這次鬨出的事情太大了,要是成大師冇死還好。若是死了…這事就算她不追究,九所那邊隻怕也會追究。”

一個喬念就夠難纏,聶啟星還要去招惹葉妄川。

聶清如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他。

影子打蛇隨棍上趕緊幫著聶啟星轉移話題,沉聲道:“可是女皇,京市那邊除了把成大師送到醫院搶救外,一點反應都冇有。這太不符合常理了!”

主要是不符合喬唸的性格。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戰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夫人她馬甲又轟動全城了喬念,夫人她馬甲又轟動全城了喬念最新章節,夫人她馬甲又轟動全城了喬念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