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皇的彆墅。

聶清如從大清早開始就收到源源不斷的訊息。

“女皇,喬念在酒店開槍了。”

“女皇,耀門的人調了直升機在酒店降落。”

“女皇,我查清楚了,是京市的那位成大師在酒店走廊突然被人捅了一刀,現在生死不明。”

每一個訊息都如鼓點敲在聶清如心頭,隨著越來越多的訊息傳過來,她臉色差到極點,叫人去把聶啟星找過來。

期間她也在等喬念和京市的反應。

可是從早上等到中午時分,酒店那邊都安靜極了。

她以為喬念會馬不停蹄查附近監控,還專門派人第一時間去破壞了附近路口的監控,把所有可能查到的線索全部清理乾淨,以確保喬念哪怕有通天的本事也查不到任何東西。

等她做完這些。

聶啟星總算姍姍來遲。

他還坐在輪椅上,看起來跟平常冇兩樣:“姐,你找我?”

影子就站在聶清如坐的沙發的後麵,之前一直低著頭,不敢說話。

一直到這會兒看到聶啟星過來,還彷彿冇事兒人似的,主動問女皇找他乾什麼。

他眉宇間才浮現出焦灼的神情,先看看聶啟星,再看看聶清如,動了動嘴巴,似乎很想提醒聶啟星什麼。

可是來不及了。

一直優雅的坐在沙發上有條不紊安排手底下的人去毀滅證據的女人突然騰身而起,快步奔到聶啟星麵前,二話不說揚起手,狠狠一耳光就甩了上去。

‘啪!’

整個彆墅都聽到這聲清脆的聲響。

聶啟星整張臉被扇得往左邊偏,耳朵裡嗡嗡的嗡鳴,巨大的衝擊力甚至讓他磕破嘴角,口中立馬湧起鐵鏽的血腥味……

他下一秒就感覺到臉頰傳來的刺痛,又漲又熱,不用手去碰都能感覺到左邊臉腫了起來。

“女皇!”影子這時才反應過來,趕緊過去攔住聶清如要扇下去的第二耳光,哀聲請求:“啟少他才從鬼門關救回來,身體還冇恢複,您消消氣,彆生氣了。”

聶清如被他拚命攔著纔沒將打下手,可也麵色鐵青,氣得夠嗆:“我要是早知道他是這個樣子,還不如讓他死在f洲,還去救他乾什麼!”

影子隻得拚命地替聶啟星求她:“您消消氣,啟少他畢竟年紀還小,不懂事很正常……”

這句話正好踩在聶清如的逆鱗上,她雖然冇有要繼續動手打人的意思,可也冇有好臉色地說:“他年紀小?他現在也三十好幾了。我不說他跟誰比,就那個喬念,人家纔多大?才20歲。他連人家一半都比不上!”

聶啟星聽著聶清如怒極之下說的話,臉色煞白,霍然看向她,手用力抓住輪椅的扶手:“所以,我做什麼了?您要這麼生氣?”

影子冇料到他這個時候還要火上澆油,嚇得趕緊回頭厲聲喝止他:“啟少,您彆說話了!”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聶清如原本好不容易降下去的火氣輕易被挑起來,回過頭,用似嘲似諷的表情盯著他看:“你不知道做了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戰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夫人她馬甲又轟動全城了喬念,夫人她馬甲又轟動全城了喬念最新章節,夫人她馬甲又轟動全城了喬念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