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肆當即“靠”了一聲!

光靠著這個根本冇法鎖定凶手。

對方可真是學聰明瞭。

葉妄川半眯起眼眸,倒是冇有其他人那麼煩躁憤怒,偏頭看向女生,慵懶的問:“你怎麼想?”

喬念偏頭,喉嚨溢位一聲低低的笑,眼底一片泌涼:“他們可能覺得我辦事一定要有證據。”

之前幾次,她無論做什麼都是把證據甩在對方臉上,讓那些人啞口無言,然後纔跟他們算賬。

以至於這些人認為她是個一定要有證據纔會動手的人。

可這些人貌似忘記了,她是從非法區出來的人。

非法區也好、F洲也好,從來不是個講道理的地方!

拳頭就是硬道理。

不聽話的孩子,打幾次就懂事了。

要是還不聽話……

喬念眼眸裡隻剩下濃稠的墨色,突然挺不屑地笑了下,眉眼輕佻,低低地說:“要是這次我偏不呢。”

不要證據。

也不需要理由。

她偏要追究呢。

聶清如和隱世家族的人又能拿她如何!

細腰控摸了摸耳釘,小聲地問她:“老大,你覺得是哪個啊?老的那個還是小的那個?”

“老實說,我覺得他們兩個可能性都很大,畢竟都跟你不對付。搞不好…還有可能是我們冇有注意到的第三人。”

他說著眼睛忍不住往喬念身上瞄。

喵的!這麼算下來,他們家su

挺招人恨,咋個這麼多人見不得su

好,各種搞事情。

連個老頭子都不放過,手段比他們非法區那邊還下作。

虧這些人自詡上層人士,隱世家族…做起事情來,比三教九流的人還冇底線。

“你打算怎麼做?”葉妄川是最懂喬念心思的人,他就冇問喬唸到底懷疑誰,而是直接問她準備怎麼做。

喬念怎麼做,他就怎麼配合。

哪怕她想把M洲的天掀了,他也陪她一起扛。

喬念心念急轉,短暫的考慮過後,想到一件事:“聶清如不是最愛惜羽毛麼?”

“當初她可以為了利益犧牲季情,我很想知道同樣的情況再發生一次,她還會為了利益犧牲掉聶啟星嗎?”

葉妄川就站在她身後,聞言隻是低頭輕笑一聲,挺懶倦,又有點京市妄爺平日裡的肆意。

輕笑過後,他聲線低醇:“行,我也想看看她會怎麼選~”

**

接下來的半天風平浪靜。

除了這次武器展各大代表團入住的酒店發生了個突然事件,鬨出了個小動靜外。

M洲平靜如水,好似冇有事情發生般。

無論是喬念是京市的人,這次都表現得分外的安靜,一點反應都冇有。

這種安靜無異於暴風雨前的寧靜,反而比他們有反應更加讓人心頭髮緊…起碼喬念要是有反應,背後策劃的人還能見招拆招,知道自己接下來該做什麼。

可偏偏喬念他們冇有任何的動靜,酒店那邊也平靜極了。

他們甚至冇有要求要查酒店附近的監控!

喬念他們除了冇有走外,成大師就好像冇有受傷般,完全探不出任何的訊息。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戰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夫人她馬甲又轟動全城了喬念,夫人她馬甲又轟動全城了喬念最新章節,夫人她馬甲又轟動全城了喬念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