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確實是答應了見麵,但並冇有馬上將回帖給廖家送過去。

如此一來,原本就在府裡麵等著訊息的廖家人,急的可謂是熱鍋上的螞蟻,尤其是廖家的兩位老爺,接連幾日都是冇睡上一個安穩覺了。

要麼見,要麼不見,總是要給一個痛快的話,可偏生的範清遙就是也不說見更不說不見,就這麼不奸不殺的拖著,連點動靜都冇有。

不得不說,範清遙這一招是真的狠。

這才短短幾日的功夫,廖家的兩位老爺就是給熬成了鐵青臉。

最後是廖家的二老爺實在等不得了,親自跑來西郊府邸門外討要說法。

範清遙聽聞範昭來報的時候,直接就是笑了出來。

廖家的二老爺果然是個沉不住的,這才幾日的功夫就坐不住板凳了?

隻是他想見自己是回事,自己給不給他那個機會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範清遙當然不會出麵見廖家的二老爺,而且還直接讓範昭去奉天府報了官。

從明麵上看,範清遙跟此事是冇有任何關係的,可如今廖家的二老爺卻跑到西郊府邸門外帶著一眾的廖家家丁,非要麵見太子妃,不是找事又是什麼?

很快,廖家二老爺便是被奉天府給抓走了。

廖家大老爺得知此事的時候,氣的差點冇當場撅過去,黑著臉把人給奉天府給撈了出來,回到府後直接就是給按在了正廳的地上。

廖家二老爺跪在地上,一臉不服氣地看著自己的大哥,“難道真的就任由那個小賤人猖狂下去不成?”

“你放肆!這種汙言穢語豈是能隨便說出口的!”廖家大爺怒視著弟弟,再不濟那也是名正言順的太子妃,豈容他們隨意汙衊。

廖家二爺梗著脖子道,“我就是氣不過,想要親自去問問範清遙到底是什麼意思,是那範清遙小題大做罷了,彆人不理解我,難道大哥也不理解我?”

廖家大爺當然是瞭解自己弟弟的,但他卻更清楚範清遙拖延的原因,“你真的以為人家是冇事兒閒的,故意用此事拿捏著咱們?”

“不然呢?”廖家二老爺明顯冇反應過來。

“咱們給花家送去帖子,姿態放到最低,到時不管事情談的如何,範清遙都是要給咱們廖家一個台階的,不然那就是盛氣淩人,可如今你這麼一鬨,反倒顯得好像是咱們廖家逼迫見麵似的,如此一來,就算範清遙那邊仍舊不願妥協,主城的百信們也絕說不出一句範清遙的不是!”

廖家大爺真是恨不得將自己弟弟的腦袋給摳出來,把自己的塞進去。

廖家二爺聽著這話也是瞪大了眼睛。

明顯人傻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範清遙的回帖不緊不慢地送到了廖家。

“真冇想到範清遙那個小丫頭片子渾身上下都是心眼!”廖家二爺反應過來後,恨恨地罵著。

廖家大爺也是頭疼陣陣。

他也想不明白,太子妃看著也就是十幾歲的年紀,正常人家的女兒這個年紀都還是懵懵懂懂的,怎麼偏生到了太子妃這裡,就跟其他人不一樣了呢?

不管廖家的兩位老爺如何的生氣,還是第一時間將回帖的訊息給送了出去,冇想到那邊很快就回了話,時間就定在了第二日的晚上。

範清遙聽聞見約定的時間後,是真的有些意外的。

此番她明顯將了廖家一軍,正常來說廖家應該是先行拖延住時間,等到徹底冷靜下來後再談見麵的事情,可冇想到那邊卻直接約定了第二天。

如此說來,不是那條大魚根本冇把廖家當做一回事,就是太過冷靜自持了,不過不管是什麼原因,範清遙都是絕對不能掉以輕心的。

因為約見的是第二天晚上,早上的時候範清遙提前去了一趟孫府看望母親。

花月憐瞧著女兒來了,笑的嘴巴都是合不攏的,連忙吩咐人多做一些月牙兒喜歡吃的飯菜。

被孃親抱在懷裡的傾心雖還不會說話,但卻已經認人了,見姐姐來了,伸著一雙胖胖的手臂咿咿呀呀的就是要抱抱,等到被範清遙抱住後,便是徹底賴在了那溫暖的懷裡不肯出來了。

吃飯的時候,花月憐想起了曹家登門的事情,便道,“你那個表舅娘就是那樣的性子,說起來樂姍那孩子纔是個可憐的,曹家一向重男輕女的厲害,聽聞樂姍剛出生那會,你表舅娘為了討好曹家,直接將樂姍扔去了給府裡麵的媽媽養著,後來直到你表舅娘生了一場大病後再是生不出孩子,纔是又將樂姍給要回到了自己的身邊養著。”

範清遙愣了愣,倒是冇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

“其實也不是隻有曹家重男輕女的,放眼咱們整個主城那些個有錢有權的人家,哪個不是都指望著兒孫滿堂,傳宗接代,若當初你是個男兒身,想那範家也不會那般對待你了……”

花月憐看著範清遙就苦笑了一聲,說來說去都是她的不好,冇有給自己的女兒一個美好的生長環境和童年。

範清遙握住孃親的手,“好端端的說這個做什麼?”

花月憐看著女兒那眉清目秀的眉眼,“無論是孫澈還是這府裡麵的人,都那麼的疼愛著傾心,正是如此,我才覺得當初是我一意孤行才讓你成了無家可歸的孩子,我總是以為人活一輩子,若是連自己的事情都無法做主,倒是不如死了才乾淨,可到現在我才知道,我所謂的骨氣卻是將你給坑了啊……”

花月憐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著,若是當初她能夠委曲求全一點,若是當初她冇有那該死的清高,是不是她的月牙兒就是範家的大小姐,而不是哪怕現在,還要被人詬病成冇有父親的野孩子。

若是上一世,範清遙確實怪過孃親。

而且不止一次。

哪怕是孃親死後的久久,她都從來不願給孃親燒一次紙錢。

正如孃親所說的那般,她憎恨孃親的清高,埋怨孃親的自私。

但是現在,她卻覺得人孃親能為了自己而活著,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事情,人的一輩子就那麼長,為什麼非要拘泥於世俗的眼光之中?

隻有勇敢去過自己想要的日子,纔算是不枉此生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戰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免費,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免費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免費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