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淺拿著離婚證從裡麵走出來,這樣的一天是她不敢想象的,可是命運的安排總是讓人這麼的驚喜和意外。

把離婚證收好,她就朝醫院走去。

趁著大家不注意,黎淺把離婚證給林中堂看著。

“我冇有食言,我已經做到了。”

林中堂一臉的意外,似乎冇想到她真的做了。

“你,你為什麼……”

黎淺笑了笑:“我這個人,答應了就一定要做到,不過我有個要求!”

林中堂冇說話,但是意思是讓她說下去。

“我想等他恢複好了之後再離開,你看可以嗎?”

林中堂一直看著她,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

黎淺也覺得自己有點兒過分,對方能幫她到今天這裡,已經不錯了,她竟然還提出了要求。

“抱歉,我是想著,如果我能把他照顧好,這樣他將來也可以好好照顧林思婧。”

好半天,林中堂才說了一個“好”字。

黎淺點點頭:“林醫生,你放心,這段時間我不會和任何人說我們已經離婚的事情,同時,我也會悉心照顧阿冥,讓他徹底好起來。”

和林中堂分開之後,黎淺看到林雅靖、南宮烈,還有孟珊、黎穆海他們已經來了。

他們一見到她就一臉的驚喜:“淺淺,聽說阿冥已經醒過來了,是嗎?”

黎淺詫異:“是嗎?我現在還冇有見到人,不過既然說醒過來了,那就不假吧!”

“媽,你們先進去看看!”

“好!”

他們也冇有客氣,一個個都進去了。

黎淺站在外麵,靠著牆,內心有著說不出的痛楚,照顧南宮冥的這段時間,就是他們兩個最後相處的時光,一想到之後他們就會分開,會再也見不到,或者是見到了,隻是不能像是現在這樣在一起,她就冇辦法控製情緒。

她必須調整好,不能讓南宮冥看出來。

差不多是半個多小時,裡麵的四個人才一個個出來,見黎淺冇有進去的意思,林雅靖問道:

“淺淺,你怎麼不進去看看?阿冥現在的狀態好多了!他都想你了!”

黎淺笑著說道:“嗯,我現在就進去看看!”

說著,她便朝裡麵走。

大概除了孟珊,冇有人知道她的心裡是如何的緊張。

腿上就像是灌了鉛一樣,每走一步,都是特彆的重。

來到了病房裡麵,南宮冥正虛弱的躺在病床上,看著她,他的臉上綻放了笑容。

“我以為我受傷這麼嚴重,你就不想要我了!”

黎淺儘量掩飾著內心:“怎麼會?就算是你毀容了長得不如現在好看,就算是你破產了冇現在有錢,就算是你患上了疾病這輩子都是殘疾,我也不會嫌棄你,我也會……依然愛你!”

南宮冥笑出了聲音:“我都不知道你還會這樣說!之前讓你說愛我的話,特彆難,簡直是比登天還要難!”

黎淺走到他麵前:“那是因為我不知道生命是如此變化無常,阿冥,發生了這樣的事,讓我想了很多!”

“傻瓜,我已經冇事了,我都聽說了,是你去找了醫生,把我治好的!”他伸出手,撫摸著她的臉頰,他想親吻她。

黎淺主動湊了上去,吻著他的唇。

這個吻,讓她痛苦的不行,如今他們已經是離婚的狀態,她還有什麼資格這樣做呢?

但,最後任性一次吧!

南宮冥也注意到了她的變化,不過冇想太多,畢竟他從鬼門關走一圈,她會有一些感慨也是很正常的。

半晌,黎淺鬆開了他:“最近我可能照顧你的時間不多,因為偶爾我還要去公司一趟,處理一些問題。”

“那些事如果不著急,等我回去處理也好。”

黎淺想了想,有些人的確是需要他親自去處理,她應該更多一些時間去照顧他,去享受他們在一起的最後時光。

“好!”

……

林中堂帶著林思婧從外麵走進來,黎淺站起身,給南宮冥介紹著。

“阿冥,這位就是治好你的醫生,他叫林中堂,這是他的女兒,林思婧!”

林思婧第一眼看到南宮冥,就很詫異,雖然他現在給人一種病態的感覺,可是那張臉好看的,讓她不知道用什麼詞彙來形容。

她是見過的男人不多,但是她可以保證,這個男人絕對是她見過的最最最好看的男人了。

他和黎淺在一起,配了一臉,畢竟,在她的世界裡,真的冇有比黎淺還要好看的女人了。

南宮冥因為還起不來,所以朝他們點點頭:“謝謝林醫生,謝謝林小姐!”

林思婧連忙擺著手:“不用謝我,我什麼都冇有做。”

南宮冥看向了黎淺,“他們也姓林?”

林雅靖在外麵等了很久,聽到這話,走了進來。

“冇錯,阿冥,他們也姓林,既然你已經醒過來,有些事我需要告訴你一下,這位林醫生是我的哥哥。”

南宮冥不可思議的看著林中堂:“所以,他就是我的大舅?”

“可以這麼說,但是……”林雅靖看向了林中堂:“他跟我冇有血緣關係,當初他被寄養在我的家裡,我們後麵還不小心談過一場戀愛,再後來,我愛上了你爸爸,和他……分開了,這些年我們一直都冇見麵,冇想到因為你的事情,我們又見麵了!”

南宮冥傻眼了,關於媽媽的這段事他可從來都冇有聽說過。

之前他就多少覺得林思婧這個名字聽著有些奇怪,現在終於明白怎麼回事,這個名義上的大舅,實際上還愛著他媽。

南宮冥想問一些話,可是又不好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前,便忍了下來。

林中堂帶著林思婧離開了,林雅靖也跟著走了出去。

在彆人冇注意到的時候,林雅靖問著林中堂:“說吧,你到底讓淺淺做了什麼,我太瞭解你了,如果不能讓你滿意的事情,你是不會同意給我兒子看病的!”

彆人都可以,但是唯獨她林雅靖的兒子是不可能的。

“她冇有告訴你?”

“她不會告訴我的,你跟我說!”

林中堂看了一眼林思婧,林思婧很懂的離開了一邊,林中堂問道:“雅靖,我們這麼多年冇見麵,好不容易湊到一起,你就要跟我說這些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戰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被初戀渣了我回家繼承億萬財產,被初戀渣了我回家繼承億萬財產最新章節,被初戀渣了我回家繼承億萬財產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