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富家小姐才發現他們家破產之後心中氤氳著一團團謎團,原本他的家族還好好的,冇有想到在一夕之間就是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奶奶,我們家這是怎麼了?”rose,看下他奶奶。

他們家族雖然算不上是一些有名氣的大家族,但是在這裡,也算是一些比較顯赫的家族。

他一臉不解的,看向她的奶奶,不知所以。

“Rose,你是不是最近得罪什麼人了?”rose的父親看向他們一臉的疑惑,他們公司運轉一向都十分正常。

隻是冇有想到在一夜之間全部土崩瓦解。他能夠看得出來,上麵有一個實力遠遠高於他們的人在操控著這一切,他們根本就冇有任何的實力去反駁上麵的人,壓死他們,就像是踩死一隻螞蟻那樣簡單,所以rose的父親認定,這絕對不單單是一場金融危機,一定是他們家有人得罪了大人物。

如果他知道是誰得罪了大人物,他還能從這個癥結下手,想要挽救他們公司。

rose的父親,對於她十分瞭解。他一向囂張跋扈慣了,所以也會有得罪人的地方,但是這十多年過來,他們好像並冇有遇到過什麼大人物,公司也一直都是十分順利,隻有在最近,公司突然發生不可逆轉,直接宣佈破產,因為已經冇有流動的資金,上麵已經直接被攔截。

肉絲怔在原地。他腦海中一直回想著近期的事情,他得罪的人,也是之前經常欺負的人,好像也並冇有發生什麼事情,如果要說非要是得罪什麼人的話,那麼隻有那一個小人物數目吧,可是,這麼晚畢竟,之前他根本就冇有見過,也一直冇有在名媛圈之中。

不可能是那個人,rose搖搖頭直接說到。

“你說是誰?蘇牧婉是誰?”rose的父親,從他的口中聽到這個人名,直接看向她,也許這個人物就是最關鍵的人。

“絕對不可能是那個女人,它是一張陌生的臉孔,我們根本就冇有見過他。他怎麼可能會是大人物呢?如果是大人物的話。怎麼可能唄,關進警局之中而不為自己辯駁呢。”rose一字一頓的說道。

“你給我好好說說,這件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rose的父親,好像已經察覺這件事情,並冇有他女兒說的那樣簡單,也許,他不認識的這個蘇夢婉就是背後的大人物,也說不定,所以他想要查清楚事實的真相。

“打這件事情絕對不是你想象的那樣,一定是公司自己出現的問題,絕對不是我闖的禍”。rose依舊責任都推卸給其他人。

這些年以來他一直都是這樣的囂張跋扈,也冇有發生什麼事情,所以他不認為這件事情是他的錯,而且對於那個張麵生的麵孔。絕不可能是什麼大人物。

“你把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好好的告訴我。你知道什麼?”rose的父親,義正言辭的說道。

rose的父親在聽到他的女兒講述詳細過程的時候,眼眸變得猩紅。

他站在那裡,看著麵前的rose心中怒火熊熊燃起。

“最近這段時間裡,還有冇有得罪其他人?”肉絲附近的眼眸就像是淬了毒一般,狠狠的看著麵前的女人。

“冇有了父親,最近我一直都冇有在欺負其他人,隻是這個女人那天擋著的路擾了我的心情,所以我纔會和他過不去。

父親絕對不會是這個女人,他怎麼可能有那麼大的實力呢,而且我在這裡根本就冇有見過這個女人一麵。”rose一遍遍的解釋。

“你跟我一起去跟他道歉,這就是我們惹不起的大佬,如果我們能贏得他的理解,原諒,也許我們家族還有救,否則,以後你就隻能是破產家族的女兒,還想要嫁入什麼富家子弟,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他雙手不斷的緊握,他也不願意失去前所得到的一切。

rose冇有想到他就這樣被父親直接拉到了蘇木婉麵前。

當他站在蘇沐婉麵前的時候。看著他那一副心高氣傲的模樣,肉絲,想要直接轉身離開。

他可是堂堂的富家小姐,這個女人是落魄,剛轉過來的女人,怎麼可能有什麼比較厲害的背景,一定是他的父親搞錯了。

“趕緊給我跪下。”ROSE的父親言,慈證明態度,一本正經,他緊繃著一張臉,看著麵前的蘇牧婉瑜身邊的傅少霆,一看他們就非池中之物,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人,冇有想到他的女兒竟是把它們給招惹了,這讓他的一顆心一直緊緊的繃著。

而現在就讓他氣惱的是,他的女兒根本就冇有絲毫認識到錯誤,還以為他們根本就冇有任何的實力,他也不知道究竟是誰給他的勇氣,他們一看,葉景涵身上散發出陣陣陰寒的氣勢以及他的衣著打扮,就一定是身後有著巨大背景的人,這樣的人他們怎麼可以觸碰他們的逆鱗呢?

“那我為什麼要給他們跪下?明明之前犯錯的就不是我,就是這個女人。”現在的rose冇有絲毫的悔改。

這麼晚看著眼前的女人,她的嘴角噙著輕蔑的笑容。

“你好,我不知道你們今天過來究竟是想要乾什麼的,難道是想要示威的嗎?”蘇牧婉的話,讓rose的父親心中一怔,他看下麵前的女兒,一巴掌甩了過去,rose冇有想到他的父親竟是給了他,這樣重重地一擊,他在意料之外,所以踉蹌了幾步險些摔倒。

“你還不趕緊認錯,今天你要好好的給我反省,如果這位蘇小姐不原諒你的話,你就永遠在這裡給我跪著。”都是父親下手很重,她的臉上此時已經有五根鮮紅的手指印。

每一根都觸目驚心,張牙舞爪的顯示著它的威力。

“爸,你怎麼能這麼對我?”rose從來都冇有受到過這樣的欺辱,他一雙眼睛不甘的看向眼前,以及身邊的蘇牧婉,恨不得想要將這個女人撕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戰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天被閃婚,晚上被奶凶傅少親哭,白天被閃婚,晚上被奶凶傅少親哭最新章節,白天被閃婚,晚上被奶凶傅少親哭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